开放的身份认同如何可能?福山的答卷很无力

面对民粹主义的风暴,自由民主应如何应对?没有开放多元的价值,还是原来的自由民主吗?福山在《身份认同》的最后一章,提出可能的解决方法。但读完之后,我最大的感受是想问福山:那如何做得到?

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

立即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