溢价268%?记者暗访起底院边药房乱象,药价虚高水分如何挤出来?

近期,广东新闻广播《民生热线》报道,东莞多家公立医院存在医生手写处方,并指定患者在医院附近“便民药房”购买高价药品的现象。

报道一出即引起了广泛关注,便民药房是否真的价格便民?

实际上,这些围绕在医院旁边的便民药房在业内被称作“院边药房”,而院边药房早就不是第一次进入人们视野了,它的兴起离不开公立医院药房托管的叫停。药房托管最早出现于2001年,其中经过多次政策修订,发展出“柳州模式”、“苏州模式”、“南京模式”等不同模式,但内核均未改变,也一直饱受争议,甚至与“便民”理念背道而驰,滋生出腐败、垄断等问题。

最初的院边药房源于对药房托管的打压,被寄予了解决药房药价高难题的期待,但如今,院边药房价格是否真的“实惠”再次被打上问号。经营层面上,众多

企业布局院边药房也是为了争夺公立医院的处方外流资源,然而现阶段经营情况并不明晰。

01

实地走访:部分药品药价虚高

针对院边药房药品售价是否存在虚高一事,21新健康记者走访了广州市两家公立三甲医院的院边药房,对其药品价格进行对比调查。

记者走访的第一家医院的院边药房离医院有一定距离,需要穿过地下通道才能到,途中设置了两块标识,方便病人寻找。

地下通道中的药房指示牌,唐唯珂摄

出了地下道口就能直接看到药房。病人需要凭医生开好的绿色单子进入药房报道,然后再进行付款、取药操作。

21新健康记者对其中数十款常见药品的价格与网上药房(阿里健康大药房、康爱多大药房等品牌药房)的价格进行对比,

发现大部分药品价格基本持平,存在几块钱的上下浮动。

少数药品存在较高溢价,例如王氏保赤丸,比网上药品贵出26%。

中山三院药房卖的舍灵维生素E软胶囊价格与网上对比

本周一下午三点半左右(此时为院内就诊高峰期),21新健康记者在药店门口统计,20分钟内仅不到十人次取药,院边药房实际生意并不算“火爆”,而店内的“取药报道处”也几乎成了摆设,护士店员大部分时候都在整理药品。

药房十分冷清,唐唯珂摄

与之相比,另一家院边药房却人满为患,需要在药店内拉起隔离线,患者贴着柜台排队成“C”字形,交费、取药等流程都已经很完备。药房就位于医院的正门口,十分醒目。

药房就在中山三院正门口,唐唯珂摄

这家院边药房也存在着部分药品高溢价的现象。21新健康记者对比了十余种药品后发现,其情况基本与第一家药房一致:

大部分药品价格存在一定浮动,但少数药品确实存在较高溢价。

例如常见的维生素E软胶囊,其售价为59元/盒,相较于网上16元/盒的价格高出了268%。

一位患者向21新健康记者表示,“医生直接就让我去那(院边药房)拿药。”至于为什么要去院边药房,是否存在高溢价等问题,他表示“不知道,也并不会真的比较”。

整体来看,院边药房大部分药品价格不会与网上价格存在较大出入,但少部分药品溢价明显。

同时,医生所开具的处方均为电脑打印,不存在“手写处方”。

02

院边药房因何而来?

院边药房的最初设立,是为了增加患者的自主选择权,鼓励药房良性竞争。而早在院边药房诞生之前,医院普遍设立的是药房托管,公立医院药房完全托管给医药流通企业,但因执行上滋生出的药价虚高、腐败问题而饱受诟病,因而陆续被叫停,随即院边药房、DTP药房等模式兴起“接棒”。

这些在医院周边开设的药店,统称“院边店”。药店扎堆于此,目标只锁定一个,即为承接公立医院的处方药外流。在药品零加成、医院限制药占比、两票制等政策推动下,处方药外流成为大势所趋,且有提速趋势。

随着医药分开的不断推进,处方药外流已成为药店发展最大的红利;以提高专业化水平来提升药店发展竞争力也成为了行业的共识,其中DTP/DTC药房、MTM项目、药诊所等业态是目前药店发展比较热的方向,院边药房也成为不少药店转型发力的落脚点。

业内估计,院外处方药零售的市场容量,或高达上千亿元。

这对零售药房企业来说,是一个巨大的蛋糕。正因如此,在各路资本加持下,连锁药房加速开拓院边店。而这些连锁药房背后的资本方,汇聚着不同力量,有些是传统连锁药房,有些是医药流通企业,有些是制药企业,有些是互联网医药企业。

院边药房模式问世之初也被“寄予厚望”,用以解决药价高问题。医院方面,可以满足临床需求、补充医院治疗药品以外的品类(如康复器械、保健食品等)、快速引入新产品;患者方面,能简化购药流程、设立基于患者快速安全的新特药购药渠道;企业方面,可以引进稳定的客流,同时实现与医院资源的共享与互补。

但是,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。经过这么多年的实施,院边药房有些“变了味”。

院边药房一路走来,并不顺利,也没有实现持续性的预期成效。一些试点医疗机构的品牌药难寻踪迹,广泛存在于利益链条上的“灰色收入”没有被杜绝;同时一些价格虚高的药品仍然有很大空间用于“促销”,而医药公司出于自身利益也并不会对其打压。“以药养医”的弊端并没有通过院边药房这一形式得到完全解决。

03

前景如何?

公立医院与企业的经营理念截然不同。

尽管公立医院存在各种问题,但其存在意义是救死扶伤,收费目的一是生存,二是发展;

而企业追求的始终是利益最大化。

让企业进入医院,两方经营理念必然会产生冲突。

在这种冲突中如何权衡、在保证多方利益的前提下如何化解,才是应该考虑的问题。

此前就有业内人士对21新健康记者表示,

破解以药养医难题,还是需要不断提升医疗和医生价值,让诊疗费用成为大头,解决利益分配,才有可能解决症结。

另一方面,院边药房、DTP药房的实际盈利情况并不乐观。谈判品种(重磅品种)的降价影响着院边药房的经营。

国家卫计委通过药品价格谈判的方式,让乙肝和肺癌领域三种药品的价格大幅下降。过去几年里,院边药房在医院降低药占比、缓解大处方、解决医保总额管控、推广新品种使用满足临床需要等方面,起了重要的作用。

但目前虽然受到了医保谈判品种降价、自费药品严控等政策影响,其实际运营实在算不上发展蓬勃。

而院边药房还面临一大不确定性因素——药品零差率后,医院药房将从原来以药养医的利润中心,变为成本中心,成为医院的“包袱”。

万一被剥离、托管、处方外流这些因素或政策的变化,将带来医院药房功能的重新定位,未来投资院边药房的企业就可能面临投资回报下降的局面。

尽管前景并不确定,但企业扎堆布局院边药房、DTP药房仍是趋势。

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去年即发布公告称,将以不超过人民币1亿元投资九州通医药集团湖北医药有限公司,且拟将原议案中的医疗机构药房托管业务模式(包括药品、耗材、中药等集中配送等)调整为专业药房业务模式(包括院内专业社会药房、DTP药房、院边药房、院边门诊等)。

而DTP药房,指制药企业将产品授权药店代理销售,患者从医院医生得到处方,到药店去购药的一种经营模式。

区别于普通药房的OTC或部分处方药,像DTP这样的专业药房,销售的主要是抗肿瘤、血液疾病、风湿免疫、器官移植排异反应等与临床配套的产品。

一位药企从业人士对21新健康记者表示:“此前的药房托管陆续叫停,本身就是对药企的挑战。药企除了自身投标、中标成本外,建立医药物流公司,配送资质布局,设立供货商体系都需要投入,尤其是对于非大型药企来说,成本压力更大。

转身将原本布局药房托管领域的资金投入到诸如DTP药房、院边药房方向,虽然很大程度上是受政策影响,但客观上对降低成本也有一定帮助。”

显然,不少药企已嗅到政策的风向,及时调整业务架构,在原有板块上拓展新业务。

现阶段对布局的企业来说,赚钱倒是其次,关键是要提前卡位市场。